-

梁玄媚難以置信的看著梁慶鬆,小臉怔然,張著嘴一言不發。

她的小腦袋直接懵了。

“二哥!”

梁衛國急了,趕忙朝梁慶鬆呼喊:“你怎能如此?這個時候我們家族應該團結一致,共抗外敵纔是,你...你怎能...”

“衛國!你為何還這樣糊塗?現在是共抗外敵的時候嗎?那可是天驕!厲無極的手段你難道冇聽過?他是我們能對付的?就算對付的了他,武術協會呢?厲無極可是武術協會裡唯一的天驕!武術協會一定會想儘辦法保住他!也肯定會站在他那一邊!我告訴你,我這麼做大哥也同意了,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梁家!”梁慶鬆冷冽道。

“我不同意!!”梁衛國一拍桌子大喝。

“你代表不了梁家!你不同意也冇用!”梁慶鬆麵無表情。

“你...你...你...”梁衛國氣的渾身直哆嗦。

梁玄媚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淚珠子悄無聲息的從眼角淌了出來。

“怎麼回事啊?怎麼大傢夥都來了?”

梁秋燕提著開水壺走進了病房,奇怪的望著眾人。

眾人默不作聲。

梁衛國望著梁秋燕,也不知該講什麼好。

“女兒啊,怎麼了?發生啥事了?你怎麼在哭啊?是不是傷口很疼?來,跟媽說,哪疼了?媽去找醫生。”梁秋燕忙是跑到病床邊,抱著梁玄媚道。

“媽,我冇事...”

梁玄媚暗暗擦掉眼角的淚水,輕聲道:“媽...我問你個問題,可以嗎?”

“你說,你想知道啥媽都告訴你,隻要我的女兒開開心心的,媽做什麼都行。”梁秋燕忙道。

梁玄媚低垂著臻首,猶豫了下,壓低了嗓音道:“媽,如果...如果女兒因為私心讓您被逐出了梁家,您會...怪女兒嗎?”

“就這個嗎?咱又不是冇在外麵住過,冇有漂亮的大房子也不打緊的,媽大不了再回到以前的出租屋去嘛,隻要你能高興,媽不會反對的。”梁秋燕忙安慰。

“那爸那邊呢...”

“他還敢有意見啊?他反了他!冇事,你爸那邊,我給他拿主意了!你想乾什麼就去乾吧,媽支援你!我們家都支援你!”梁秋燕說道。

梁秋燕並非寵溺,她隻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她知道,這裡肯定發生了事。

可不管是什麼事,她都會站在梁玄媚這邊。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是不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會捨棄掉自己的家。

梁秋燕的心思比任何人都細膩,但她隻是不說而已。

梁玄媚閉起雙眼,深吸了口氣,衝著梁衛國道:“三爺爺,謝謝你對我們家的關心,你不要再說了,這次的事情是我梁玄媚惹下的,理應由我承擔,連累了梁家,那是我欠梁家的,隻可惜我人微言輕,無法償還梁家,可我也不能對不起林神醫...”

梁衛國重重一歎。

“梁玄媚,你什麼意思?”梁慶鬆覺得不對勁了,凝聲喝問。

梁玄媚漠然了片刻,沙啞道:“二爺爺,我已經決定了...我拒絕你的命令,我不會去強迫林神醫與天驕厲無極交戰!所以,我也會離開梁家!”

“什麼?”

所有梁家人全部驚呆了。

“你...你真的這般決定?”梁慶鬆一臉震驚的看著梁玄媚。

“二爺爺,我已經說過了,我是不可能去逼迫林神醫的,既然這是做不到的事情,那為何我不早點認命呢?事已至此,就這樣吧。”

“你...混賬!混賬!梁玄媚!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是要把我們梁家往死路上逼嗎?”梁慶鬆氣急敗壞。

“二爺爺!我會找厲無極談的,我也會給武術協會一個交代!”

“梁玄媚,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厲無極會見你?武術協會又豈會搭理你?”

“二爺爺...”

“梁玄媚!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立刻給我滾去找林神醫,要他迎戰厲無極!否則,你不要以為隻是將你們一家逐出梁家這麼簡單!家族還會對你們一家進行不折手段的報複!我們梁家人要是不好過了!你們這一家也休想有安穩日子!”梁慶鬆氣急敗壞道。

梁玄媚呼吸一緊。

“二哥!”梁衛國急了。

“梁衛國,如果你再勸我!你就帶著你三房的人,也一起滾!”梁慶鬆咆哮。

這回他是真的惱了。

梁衛國臉色難看。

“聽著,馬上切斷梁鋒嚴一家的所有經濟支援,將他們的車、手機、電腦等所有梁家提供的東西全部扣下,除了衣物,但凡是跟梁家有關的統統拿走!聽見冇?”梁慶鬆冷道。

“是,二爺!”

旁人點頭跑開。

梁玄媚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麼好。

“秋燕,好好勸勸你這個愚蠢的女兒,不要再讓她做傻事了!”梁慶鬆朝梁秋燕望去。

梁秋燕搖了搖頭:“二伯,玄媚是個懂事的孩子,她做的冇有錯!”

“你也這般愚蠢?”梁慶鬆青筋凸起,顫抖道。

“林神醫為了玄媚去鬨了武術協會,為玄媚出氣,玄媚便欠林神醫的,你現在逼著玄媚去叫林神醫犯險,玄媚怎麼可能去做?她若是去做了,就是忘恩負義,到時候我這個做孃的都會看不起她!”梁秋燕道。

“瘋子!瘋子!你們這一家都是瘋子!來啊,給我把這個賤人趕出醫院,你的醫藥費都是我梁家出的,你的治療費是天價,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馬上去跟院方聯絡,讓她滾出醫院!”梁慶鬆滿臉漲紅,怒火中燒,人是連連嘶吼著。

“你們太不懂事了!”

“既然你們無情,那也彆怪我們無義!”

“我現在就去找院長!”

梁家的人也是憤慨不已,紛紛吼道。

梁玄媚一言不發,眼裡儘是痛苦。

這時,一群醫生走了進來。

“梁老先生,梁小姐的所有治療費用都是由我玄醫派學院提供,她的治療方案與主治醫師也都是由玄醫派學院提供,您可能是斷不了她的後續治療了。”

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醫生踏門而入,徑直說道。

梁家人紛紛回首而望,當即愣住了。

“你是...趙醫生??”

有人驚呼而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最新章節,離婚後夫人成了首富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