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葵聽她絮叨了半天。

其他同事也偶爾過來說兩句,言外之意都是讓她注意言行舉止,千萬彆惹老闆不高興。

終於,在他們的期待下,一輛限量款的白色豪車在工作室門外停下。

兩個老人熱情地跑出去迎接,沐葵和其他人整齊地站在門前等候。

車門被打開,一道修長筆直的身影走了下來。

年輕男人穿著寬鬆的白襯衣和黑色長褲,兩側劉海隨意地落在額角,皮膚白淨,五官溫潤英俊,渾身都散發著紳士的貴氣。

白美等幾個女人頓時看呆了。

沐葵也一下睜大了眼睛。

不是因為這男人的外形多出色,而是她認識他。

剛走進來的季淩玨也一眼看到了她。

“沐葵?”他眸色一變,當即走到了沐葵的身前,盯著她看。

沐葵朝他微笑了下,“季少,好久不見。”

她口氣有些疏離,季淩玨神色暗了一下,然後笑著對她說:“我們之間不用這麼客氣,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沐葵想了想,回他:“好。”

時過境遷,她不是莫太太,也被沐家拋棄,她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隨意地稱呼他。

季淩玨接著就對其他人說道:“你們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一群人收回震驚的神色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季淩玨又對沐葵說:“沐葵,我們去彆的地方坐坐吧。”

沐葵回他:“不了,我還得工作。”

季淩玨看出她的拒絕,眸色動了下,他笑著對她說:“那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要檢驗一下你的專業能力。”

誰叫他是老闆?沐葵隻能答應:“好。”

沐葵拿著一小塊木頭和刻刀跟他進了他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有一張長桌,上麵也有雕刻的工具。

沐葵在這長桌旁邊坐下。

季淩玨直接坐到了她的對麵。

沐葵問他:“你想讓我雕什麼東西?”

季淩玨看著她的臉,笑著說:“就雕個向日葵花吧。”

沐葵當即雕刻起來。

她手指纖細,看起來纖弱,但動作麻利。

季淩玨看了看她的雙手。

那本該是一雙不沾陽春水的手,如今卻長了繭子。

就像她的人,明顯堅韌冷漠了許多。

不一會兒,季淩玨問她:“你這幾年都去哪兒了?”

沐葵料到他是想問這些,從容地回他:“就去了幾個城市。”

“那你過得還好嗎?”

“挺好的。”

季淩玨看著她的臉,糾結了一會兒,還是說出了口:“抱歉,當年我人在國外,不知道你離婚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第一時間趕回來,把她從那個男人身邊帶走,也絕不會讓她被狼狽地趕出青城。

沐葵笑著回他:“沒關係,我現在過得挺好的,那些事情我早就忘了。”

季淩玨攥了攥手,強忍下情緒問她:“那你現在住在哪兒?是一個人生活嗎?”

“我和春姨住在老城區。”

“住在你爺爺奶奶留下的宅子裡嗎?”

“嗯。”

“那裡距離這有些距離,我在這附近有套房子,正好空著,你和春姨搬過來住吧。”

沐葵忙回:“不用了,我來這工作也是方便接孩子放學。”

季淩玨當即擰眉,“什麼孩子?”

沐葵從容地回答:“我的兩個孩子,他們今年三歲了,都跟著莫老太太生活在老城區,也在附近的這個幼兒園上學,我住在老城區就是方便離他們近一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