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袍女子說完,淡淡看了一眼遠處,然後轉身離去。

遠處。

砰!

一片劍光突然自歲月長河之中爆發開來,這片劍光如海浪一般朝著四周層層爆發開來,所過之處,歲月時空儘數湮滅。

二人的劍道力量,太過駭人,歲月時空已經完全承受不住。

葉觀此刻是越打越興奮,越打越熱血。

因為他的凡人血脈與瘋魔血脈一樣,都是屬於慢熱型的血脈。

打的越久,力量越強。

因此,漸漸地,在與這女劍修的戰鬥之中,他逐漸占據上風。

砰!

就在此時,葉觀一劍斬退那布裙女子,不過,他並未繼續乘勝追擊,而是轉身一閃,朝著遠處靈虛界掠去。

見到這一幕,四週一眾強者正要阻止,但這時,他們似是收到什麼命令,紛紛停在原地,任由葉觀朝著靈虛界衝去。

即使是那布裙女子,此刻也是收劍停在原地。

冇有眾人阻攔,很快,葉觀殺入靈虛界,進入靈虛界後,葉觀目光掃了一眼四周,神識直接宛如一張網鋪了出去。

很快,他猛地轉頭,然後身形一顫,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遠處天際儘頭。

另一邊,山巔之上,一名女子盤坐在地,她麵前懸浮著一柄劍。

女子身著一襲白裙,長髮披肩,麵容清冷,身上散發著強大的劍道氣息。

此人,正是辭鏡。

就在此時,辭鏡似是感受到什麼,她猛地抬頭,下一刻,一道劍光落在她麵前。

劍光散去,一名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見到男子,辭鏡那美眸之中頓時閃過一絲驚愕。

來人,正是葉觀!

見到辭鏡冇有事,葉觀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快步走到辭鏡麵前,然後直接抱住了她,輕聲道:“小鏡。”

辭鏡嬌軀微微一顫。

這時,辭柔出現在一旁,見到辭柔,辭鏡那冰冷的臉上頓時泛起了一抹淡淡的暈紅,她連忙推開葉觀,然後瞪了一眼葉觀。

葉觀微微一笑,隻是拉著她的手,也不說話。

辭鏡本想掙脫他的手,但力氣彷彿消失了一般,象征性掙了一下就冇有再繼續了。

辭柔看了一眼二人,然後道:“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

辭鏡臉色頓時冷了下來,“誰談情說愛了?你”

辭柔擺了擺手,“覺都一起睡了,就不要再害羞了。”

辭鏡氣的不行,怒視著辭柔,“我捅死你啊!”

葉觀聽的則有些疑惑,自己與辭鏡睡覺了?

見辭柔不似在說假,加上辭鏡那又羞又怒的模樣,他更加疑惑了。

難道是在那永生秘境的時候?

這時,辭鏡見到葉觀神情,頓時更怒,她惡狠狠瞪了一眼葉觀,“想什麼?啊,你想什麼?”

葉觀:“”

辭柔看了二人一眼,冇有說話。

她知道葉觀不知道當初秘境的事情,因此才刻意提醒一下。

為辭鏡好,也為葉觀好。

見到辭鏡這般,葉觀默然不語,看來,當初在那裡麵真的發生了關係。

難怪當初醒來時,自己的腿那般的軟!

哎!

葉觀心中暗道一聲可惜。

睡著了!

什麼都冇有體會到!

見到葉觀又笑又惋惜的神情,辭鏡知道他肯定猜到了些什麼,當下更是羞的不行,轉身就要,但卻被葉觀拉住。

辭柔知道辭鏡臉皮薄,當下轉移話題,“他們冇有傷小鏡,隻是將她困在此地,真正目的就是將你引來。”

聽到辭柔的話,辭鏡心中一緊,她轉身看向葉觀,“你知道他們目的是為了將你引來,為何還要來。”

葉觀笑道:“冇有辦法,因為在這裡的是你。”

辭鏡眼中閃過一抹複雜,她那原本冰冷的臉也在不知不覺間柔了下來。看書喇

葉觀轉身看向天際,輕聲道:“現在,我們應該是走不掉了。”

辭柔看著葉觀,“你有什麼打算?”

葉觀看向二女,似是知道葉觀要說什麼,辭柔眉頭當即皺了起來,葉觀卻笑道:“我們一起麵對。”

聽到葉觀的話,辭柔微微一怔,眼中有著一絲意外,原本她以為葉觀又要她與辭鏡進入小塔呢。

葉觀突然道:“小白!”

小白頓時從塔內飛了出來,葉觀認真道:“可以給她們發點裝備嗎?”

小白眨了眨眼,不說話。

葉觀又道:“她們都是我媳婦。”

小白:“”

聽到葉觀的話,辭鏡頓時瞪了她一眼,就要反駁,葉觀卻是主動拉起了她的手,然後微笑道:“大姐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了。”

辭鏡冷冷道:“我冇同意。”

葉觀冇有說話,隻是拉著她的手笑著。

辭鏡有些惱羞成怒,狠狠瞪了他一眼,“笑個什麼?”

葉觀知道辭鏡臉皮薄,不再刺激她,而是又拉起一旁辭柔的手,辭柔倒冇有拒絕,隻是看了他一眼。

葉觀看向小白。

他必須得給兩女求點保命的裝備!

小白看了三人一眼,小爪快速揮舞起來。

葉觀沉默。

他確實看不懂小白的手語。

這時,塔爺道:“小白說,你是不是在忽悠她!”

葉觀連忙搖頭,“冇有冇有,她們真是我媳婦。”

小白小爪指了指兒女,然後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

小塔道:“她讓你證明給她看,她們真的是你媳婦要不,我給她解釋解釋?”

葉觀心中道:“不用你多事,我自己證明!”

說完,他轉身抱住了辭鏡,在她唇上輕輕一吻。

小塔:“”

辭鏡雙目圓睜,有些懵。

而這時,葉觀已經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他知道辭鏡性格,不能讓她太害羞,不然,要出事情。

親完辭鏡後,葉觀又看向辭柔,辭柔就那麼看著他,也不說話。

這目光看的葉觀倒是有些退縮了。

而小白則一直在盯著他。

葉觀一咬牙,直接拉住辭柔,然後緩緩吻了下去。

原本以為辭柔要反抗,但他冇有想到,辭柔竟然不反抗,隻是依舊那麼看著他,眼中冇有羞澀,也冇有憤怒,很平靜。

四目相對。

都很平靜!

當然,葉觀內心不平靜。

辭鏡看著吻在一起的二人,目光平靜,不知在想什麼。

見到辭柔不反抗,葉觀下意識地得寸進尺,就要進入口內,但剛進入,辭柔便是咬了下來。

葉觀連忙退了出來,他看向辭柔,辭柔淡淡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葉觀微微一笑,也冇有說話,隻是拉著二女的手轉身看向小白。

小白看著三人,大眼睛眨呀眨。

葉觀認真道:“真的都是我媳婦。”

小白沉默半晌後,轉身翻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葉觀頓時期待起來。

小白出品,絕對極品。

過了一會,小白突然轉身,她小爪攤開,一座銅鐘出現在她爪子中。

葉觀有些好奇,“這是?”

小白小爪快速揮舞起來。

葉觀道:“塔爺?”

小塔淡聲道:“我隻是一個塔,我懂什麼?”

葉觀:“”

最終,在塔爺的解釋下,葉觀得知這銅鐘名為造化鐵壁鐘,屬於造化境級彆的神物。

葉觀接過那造化鐵壁鐘,剛入手,他便是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古老的氣息。

葉觀有些震驚,因為這股氣息剛出現的那一瞬間,竟然讓他都有些心悸。

不得了!

葉觀打量了一會後,將那造化鐵壁鐘遞給身旁的辭柔,辭柔看了一眼麵前的神物,倒也冇有拒絕,收了起來。

葉觀轉身繼續看向小白,小白小爪一翻,一塊三四四方的紫印出現在她小爪中。

葉觀連忙問,“這是?”

小白小爪一陣快速揮舞。

小塔道:“神佑印,也是造化境級彆神物。”

神佑印!

葉觀連忙點頭,“好好!”

說著,他將神佑印遞給了身旁的辭鏡。

辭鏡也冇有拒絕,當下收起了那枚神佑印。

葉觀又轉身看向小白,小白頓時連忙搖小腦袋,表示什麼也冇有了。

看到可愛的小白,葉觀頓時哈哈一笑。

就在這時,小白突然拿出兩瓶丹藥給葉觀,小塔道:“這是療傷丹藥,對她們有用。”

葉觀點頭,他收起那兩瓶丹藥,然後轉身遞給辭柔與辭鏡。

二女收起丹藥。

葉觀轉頭看了一眼四周,他能夠感覺到無數道陰冷的氣息,他知道,那些殺手就在暗中窺伺者。

葉觀冇有管那些殺手,而是抬頭看向天際,“我們走。”

說著,他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

嗤!

一瞬間,天際被撕裂開來。

歲月長河現!

但下一刻,衝入歲月長河的葉觀直接被一股恐怖的力量轟了下來。

山巔之上,葉觀抬頭看向那歲月長河儘頭,在那裡,他看到了兩名女子。

其中一名女子,正是之前與他交手的布裙女劍修。

還有一名女子,身著黑袍,長髮披肩,右手也握著一柄長劍。

兩名劍修。

此人,正是白袍女子的大弟子:寒淩。

也是過去宗少主!

寒淩俯視著下方的葉觀,“劍閣弟子何在。”

嗡!

突然間,四周時空響起上千道劍鳴聲,緊接著,四周時空裂開,上百名強大的劍修緩緩走了出來。

過去宗劍閣!

上百劍修,全是帝君境級彆強者!

當他們出現的那一瞬間,一道道可怕的劍勢直接將這片世界碾地層層破碎湮滅,駭人無比。

然而就在此時,寒淩聲音再次響起,“式神衛何在!”

轟!

突然間,葉觀右邊出現一個巨大的傳送陣,緊接著,三十六名身著血甲的強者緩緩走了出來。

這些強者身上穿的甲猶如鮮血所凝,詭異無比,而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竟然比那些劍宗強者還要恐怖!

式神衛!

這是過去宗宗主曾經的親衛隊!

寒淩俯視著下方的葉觀,“今日,我們不單挑,打團戰,所以,該你叫人了。”

葉觀沉默。

叫人?

冇有人叫了。

而就在這時,葉觀身旁時空突然裂開,下一刻,一名身著青裙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臥槽!”

小塔突然顫聲道:“臥槽”

說著,它竟然直接離開葉觀體內,然後飛到那女子麵前,恭敬行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