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賢王這麼悲觀,雲若月是醫者,當然要為他打氣。

有時候,人活的就是一口氣。

隻要氣勢在、信心在,什麼病都有機會痊癒。

反之,如果心情一直很鬱悶、鬱鬱寡歡,反而撐不下去。

賢王第一次聽到有人對他說,“放心,還有我在。”

jsshcxx.co時候的他,和楚玄辰、晉王,都是風頭無兩的人物。

他擅長xgchotel.com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他作的詩、畫的畫,在民間都很有名,也頗受皇上賞識。

那時候,他和母妃,都是皇上跟前的紅人,年年的太後壽宴上,他都因為出色的文采,是得到賞賜最多的皇子。

世人都覺得他前途無量,是爭奪儲君的最佳人選。

可自從六年前,他患了這個怪病之後,一切都變了。

用天塌下來,也不為過。

世人們知道他患怪病後,都罵他是妖怪,都開始輕踐他,鄙夷他,打擊他。

曾經的歌頌和讚美,轉眼變成奚落和欺淩,曾經他被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慘。

他體驗過被捧上神壇的滋味,也體驗過被踩進泥裡的感覺,才年紀輕輕的人生,他就經曆了那麼多。

有時候,他看著世人,真想說一句,他們正在經曆的,他早經曆過了。

那時人們忙著踩他都來不及,又有誰會真心的待他,可在他最無助最難過時,雲若月救了他,還告訴他,“放心,還有我在。”

她是多麼的美好,他癡癡的看著她,失了神,“小月,如果世間,還有一個人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就好了。”

“……”雲若月一愣,“王爺何出此言?”

她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賢王笑了笑,“本王隻是覺得你很好,像你這麼好的女子,世間應該再多幾個。”

其實是,他怕得不到她,纔想幻化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出來。

可惜他知道,這隻是奢望罷了。

“你說笑了,你可能見的女子少,等你康複之後,你去外麵看看,其實這世間,比我好的女子太多了。我和她們比起來,隻能算一般。”雲若月道。

賢王眼含淺笑,眸光溫潤。

心底,卻變得剛強起來。

他隻有強大了,擁有權傾天下的權勢,富可敵國的財富,纔敢向她訴說心意。

不然,他是開不了口的。

從今以後,他就以此為目標,他要成為天底下最尊貴的那個男人,到時候,何嘗不能擁有她。

-

花廳裡,靜妃、睿王妃、燕王妃、寶親王妃、趙王妃和蘇常笑等人,坐到了一桌,那熱騰騰的菜一上桌,趙王妃就嘟起她那雪白雪白的小包子臉,趕緊上前夾菜吃。

她都等不急讓丫鬟替她佈菜了,直接挽起袖子上。

她很快就給自己夾了一塊糖醋排骨,眨巴著大眼睛,香噴噴的吃了起來。

她的眼睛又大又圓,烏黑靈動,一排睫毛又長又翹,像刷子似的,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隻是還冇長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