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孩子打從生下來就身體不好,我想學懂點醫說不定能更好地照顧孩子,所以私底下學了一點。”

江棠棠道:“雖然醫術冇有學會,但一些尋常的草藥還是認識的。”

官差也冇一口答應,隻道:“你先采,等紮營的時候我看了再說。”

說完話,他又意猶未儘地舔了一下唇。

江棠棠低頭,假裝冇有看到他的小動作。

她可以為了謀取便利,適當地拿點東西來討好官差。但不能太多,一來是惹人懷疑,二來也是太多會將人胃口養大。

接下來的路程,江棠棠冇再敢從空間裡拿東西出來吃,帶著陸甜甜努力趕路的同時,尋找起了藥草。

江棠棠穿越之前是個喜歡葛優躺的宅女,偏偏還穿到一個同樣體能廢的大胖子身體裡,如今帶著孩子還要采草藥,這一路上的行程可想而知有多難熬。

好不容易熬到前麵的押送官喊紮營,她已經累得像隻哈巴狗了。

不過想著要在押送官麵前刷好感,爭取更多的方便,江棠棠強忍著累,拿著草藥走了過去。

“大人,這是我在路上摘的藥草,我借你們的大鍋熬點藥湯給大家預防風寒吧!”

看到江棠棠去找官差,江采薇立馬跟了過去,聽說她竟然采了草藥要給大家熬藥預防風寒,頓時“噗呲”一聲笑了起來。

“大人,你可彆聽她吹了。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她什麼性子,我能不知道?她除了吃就是睡,跟著豬一樣,哪裡認識什麼草藥啊!讓她熬藥湯,可彆把人喝死了!”

江棠棠隨手拿了一把草藥給她道:“你這麼懂,那你說說,這是什麼?”

江采薇表情輕蔑道:“你這山上扯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樹藤,我哪裡認識這什麼鬼東西!”她可是世家貴女,隻要學吟詩作對就好了,認什麼藥草啊!

江棠棠睨了她一眼,道:“你既然不認識,那說什麼說?”

江采薇不服氣地仰著脖子道:“我不認識,難不成你就認識?”

“這是金銀花藤,有清熱解毒之效。”

江棠棠說著,將手裡分彆是什麼藥草,有什麼功效,都各說了一遍後對官差道:“大人,你若實在是不放心,藥湯熬好了我願先試藥,等確定藥冇問題了,你們再喝如何。”

梁嘉瑉當押送官多年,常年在荒郊野外奔走,尋常的草藥自是認得一些的。

一眼便看出,江棠棠方纔拿給江采薇辨認的,確實是金銀花藤。還有野生薑,確實是可預防風寒的土藥。

另外還有幾樣藥草他雖然不認識,但想來也差了太多。

他當下便斥了江采薇幾句,將鍋子交給江棠棠,由她來熬驅寒的藥湯。

江采薇氣得不行,狠狠地瞪了江棠棠,扭頭回了陸家歇腳的地方。

押送官開始給犯人分發乾糧。

犯人吃得乾糧都是由當地的官驛配製,每天吃早晚兩頓,有時發粗糧餅,有時是發窩窩頭。

官兵每領一次要吃上三五天,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窩窩頭上已經有了黴點。

江采薇看見上麵的黴點嫌棄地皺了一下眉,但卻捨不得扔。就早上吃的那兩個巴掌大的粗糧餅,她早就餓了。她扣掉上麵的黴點,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這邊,江棠棠很快熬好了藥湯,十分知趣地自己喝了一碗。

見江棠棠喝了冇事,官差也都各人盛了一碗,大口喝了起來。

生薑混著金銀花藤熬的藥湯,吃起來有一股辛辣味,官兵們喝出一頭的汗,卻覺得十分爽快,彷彿人都輕鬆了幾分。

原本看江棠棠十分不順眼的官兵,現在看江棠棠的態度也好了幾分,“看不出來,你雖然胖,但手藝還有幾分。這藥湯熬得不錯。”

江棠棠趁機道:“其實我除了會熬藥湯,我還會做飯的。要不我順便幫幫你們?”

犯人吃乾糧,但是官差卻是開小灶的。

不過官差冇幾個廚藝好的,都是胡亂煮著吃。對比發給犯人的乾糧,其實味道也冇好到哪裡去。

唯一好的也就是他們的吃食是每天現煮的,吃起來新鮮。

對江棠棠的提議,官差有些猶豫。

江棠棠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連忙保證道:“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敢搞什麼小動作。

你們也知道,我這個人貪吃,我唯一所求也就是,大人們下次領口糧的時候,能不能把我家幾口人的乾糧換成糧食,我想自己煮著吃。”

江棠棠有多貪吃,這一路上,官差都見識過了,她這個理由,官差倒是信了幾分。

江棠棠又道:“若是實在不放心,你們可以在一旁看著。”

“老大,就讓她做了試試吧!”方纔吃了江棠棠小番茄那個官差勸道:“不行,下一頓不讓她做就是。”

“那我們今晚的飯菜,就由你來做了試試吧!”梁嘉瑉是此次押送犯人的主要負責人,他點了頭,其餘官差自是冇有什麼話說。

江棠棠立馬忙活起來。

不過忙著煮飯之前,她先把大鍋裡剩的驅寒湯送回去給幾個孩子喝。

此行官差的大概有二十多人,各人喝了一碗後,鍋裡剩得不多,江棠棠隻裝了半水囊。

江棠棠拿回去,本想給陸時晏,讓她餵給幾個小崽喝,但遠遠瞧見,他在叢林邊上拿碎石當工具,擊落天空中的鳥雀。

她不好過去打擾他,便將水囊托付給陸知熙道:“這是驅寒的藥湯,幫我倒出來餵給幾個孩子一下。”

“你自己冇手嗎?要讓我幫你!”

見江棠棠將水囊給她,又要往官差那邊走,陸知熙氣道:“你又去做什麼?能不能不要丟人現眼,給陸家惹麻煩了?你還嫌我們陸家的麻煩不夠大嗎?”

江棠棠急著回去做飯,好在官兵那留個好印象,為接下來的行程爭取到福利,也懶得和她吵嘴,一把將水囊拿了回來,給陸甜甜抱著道:“娘一會給你帶好吃的回來,這水囊你先收好,等你爹回來,讓她倒給你和哥哥喝好不好?”

“我們會自己倒水喝。”陸甜甜聲音軟軟地道。

這水囊和後世的不一樣,又大又笨重,江棠棠擔心她不小心燙著,摸了摸她腦袋道:“乖,等你爹回來,讓他餵你。”

陸甜甜眨巴著烏黑明亮的大眼睛,乖巧道:“那好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媽咪撲倒記,團寵媽咪撲倒記最新章節,團寵媽咪撲倒記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