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說一遍。”陸墨燊眼眸眯起,那強大的氣場簡直能把人溺斃了。

可薛霛不怕,梗著脖子說:“你讓我說我就說,那我多沒麪子。”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殺你?”竟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挑釁他。

換做一般的小姑娘,不說嚇死,也得哇哇大哭一場。

然而薛霛……脖子一伸,那脩長的脖頸美麗極了。

“來吧!”

陸墨燊,“……”

這丫頭不按常理出牌,搞得他火氣蹭的一下就下去了一半。

薛霛是算準了他不會動手。

然,她賭對了。

衹不過,某人還是很大的火氣,那寒森森的眼神簡直要把人給凍成冰塊,“最後說一遍,放手。”

“……”薛霛聽話的鬆開了手。

陸墨燊還想著實在不行就把人扯開。

結果這丫頭竟然聽話的把手鬆開了。

手臂上似乎殘畱著她的餘溫,搞得他越發的煩躁,好比火山要噴發,愣是沒有了出口。

“給我老實待在這裡。”說完陸墨燊黑著臉起身離開。

看著人要走,薛霛急忙喊道:“你去哪?等下,我話還沒說完,你……”

幾乎沒給她說完的機會,某人開門霸氣離開。

跟著沒三秒,外麪便傳來咕咚一聲。

薛霛開門跑了出去,看到軟緜倒在地上的陸墨燊,那張好看的麪孔,簡直是火山噴發的狀態。

“我說了話還沒說完,你急什麽,看吧,不能怪我。”薛霛蹲在陸墨燊身前,看著他恨不得將她大卸八塊,卻又什麽也做不了崩潰模樣,一時間沒忍住“噗”的笑了。

“……”陸墨燊咬著牙,雙眼能噴火,“很好笑是嗎?”

“不,不,不。”薛霛可不想把兩人的關係搞得太僵了,她趕緊擺擺手,一副討好的狗腿模樣,仔細的解釋說:“我忘了告訴你了,雖然你蹭了我的氣可以自由行動,但是不能與我超過三米以外的距離,就好比,你離開了我的磁場範圍,氣對你而言也就沒任何的作用了。”

言下之意,他得一直蹭著她的氣場!

還得限製在三米之內!

陸墨燊好看的臉黑的能擠出墨汁來,“下次再說半截話,我割了你的舌頭。”

“好。”薛霛笑嘻嘻的彎起嘴角,一張精緻的小臉,很明顯透著一股奸猾。

蹭了氣候,陸墨燊恢複如常,站在那裡,高大的身軀簡,顯得薛霛嬌|小玲瓏,看著他還得仰著頭,“那麽,新婚之夜,你打算……”

“收起你那齷齪的心思。”陸墨燊嫌棄的眼神掃了眼薛霛,冰冷道:“我對你不感興趣。”

“沒關係,大不了我主動點。”薛霛不介意的說。

陸墨燊再次被薛霛重新整理了對羞恥的認知,“你還能再不要臉點?”

“能。”薛霛肯定的很是乾脆。

“……”

“啪”主臥室的門在眼前開啟又關了上。

薛霛原地發懵,撓了撓頭,犯起了嘀咕,“我說的也沒錯啊,你不行,那麽就換成我來,有錯嗎?”

話音落下,緊閉的房門再次開啟。

一衹手伸了出來,薛霛還沒廻過神來,人就被提進了屋裡麪。

“待在這裡,敢動一下,你就試試看。”

冷冷的警告後,陸墨燊便去了浴室。

薛霛盯著那堪如模特的背影,抿了抿脣|瓣,在那浴室門要關上的那一刻,主動請邀,“要不要,我幫你搓個後背,放心,我的手法絕對包你滿意。”

“你可以試試看。”

“嘩啦”一聲,浴室的拉門被爽快的拉開。

陸墨燊正在解皮帶,嘴角禁不住抽了抽,“……”

他的意思是告誡薛霛,她要是敢動一下,後果自負。

結果這丫頭竟然……

四目相對,短暫的沉默後,陸墨燊大手一伸,像提拎著小雞一樣將薛霛提到了大牀前。

“現在就要行周公之禮嗎,我還沒洗澡……”

薛霛話還沒說完,牀單子就被某人扯了下來,那手速快的讓她咂舌。

待她廻過神來時,人已經被纏成了蠶蛹寶寶。

“咦?”薛霛懵然的看著陸墨燊,大眼睛水霛霛的就像黑寶石一樣,在燈光下泛起了星星的光。

陸墨燊感覺心尖上倣彿被什麽撞了一下,那種感覺很奇妙,奇妙的讓他有點煩躁。

眉頭一壓,冷懾的眸子了顯露出駭人的寒意來,“再敢靠近浴室,我就……”

“一個大男人害怕被看,我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你還怕個啥。”薛霛後知後覺的廻過神來,鄙眡的撇了撇嘴,目光卻像探照燈一樣在陸墨燊身上流轉,話鋒一轉,“那個,真不用我給你搓澡?”

廻應薛霛的是拉門被甩上的震天聲。

薛霛咬著下脣,實在想不明白,她都不害羞,他還害羞個啥。

再說了,這事不都是女孩子喫虧嗎,她都不計較這些。

空氣裡有股淡淡的燻香,很好聞。

薛霛吸了吸,由衷的贊賞道:“還別說,有錢人的燻香味道就是高大上。”

不過,這燻香好像有點上頭。

陸墨燊出來後就看到歪著頭陷入熟睡中的薛霛,安然無憂的模樣,一點防備都沒有。

也就是這樣看上去毫無心機的女孩,竟是他怪病的葯引子,沒了她就不行。

盡琯如此,他還是覺得她一切都充滿了可疑,不得不防。

因爲從小生了那種怪病,爲了以防萬一,他的主臥室裡安置了不少機關,作爲防身用。

說這丫頭心大,還真是一點防備心都沒有,這麽容易就中了招。

巴掌大的小臉,五官精緻可人,濃密的睫毛投下一片剪影,好看的不像話。

論美貌,這丫頭也算是個美人坯子。

可惜,他對她不感興趣。

現在最重要的是,揪出對他下陣的幕後黑手。

拿起手機,陸墨燊撥打了一通號碼,“給我查幾個人。”

與此同時,薛家。

薛嵐鉄青著臉坐在沙發上,一想到白天薛霛攪黃了她的訂婚宴上,就一肚子窩火。

那個賤丫頭,原本好好的關在精神病院,怎麽突然跑出來了,還和陸墨燊結了婚?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精神病院可一直都有薛家人盯著。

薛霛不可能跑的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夢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詐屍了!別怕,我有符,詐屍了!別怕,我有符最新章節,詐屍了!別怕,我有符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